当你跌入人生低谷时,不妨读读《寂静与逍遥》

栏目分类当你跌入人生低谷时,不妨读读《寂静与逍遥》

你的位置:世纪 > 关于世纪 >

当你跌入人生低谷时,不妨读读《寂静与逍遥》

发布日期:2024-06-09 20:52    点击次数:131

小说集《寂静与逍遥》的封底上有一句话:

人的心灵敏感而脆弱,生活的现实既坦率又残酷。

寥寥数语,却说透了人生的扎心真相。

这本被第八届鲁迅文学奖提名的小说集,由5篇中篇小说+5篇短篇小说组成。

书中写尽了普通人的爱恨纠葛,让人在琐碎的人间烟火中,体味世间的千姿百态。

有人赞叹,这本书是“在人性的细微里描摹生命的真诚”;

也有无数人,在书中那一个个丰盈而厚重的故事里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都说“看别人的故事,品自己的人生”。

当你陷入人生的困顿与迷茫,不妨静下心来读一读这本《寂静与逍遥》;

也许就会惊讶地发现,这本鲁迅文学奖提名的小说集中,竟然藏着治愈精神内耗的良药。

中篇小说《寂静史》里,女主林安平因为出生时,家里的母鸡上树打鸣,而被大家认定为“灾星”:

姐姐得了怪病,是林安平“克”的,家里的猪死了,是林安平“害”的;

父亲的意外身亡,更加坐实了她的“灾星”身份。

刚满12岁的她,被母亲撵出家门,住进一个破旧的小庙,每天风餐露宿,跟野狗抢夺食物。

林安平也曾经特别渴望摆脱这悲凉的处境。

看到母亲在田里忙碌,她每次都会赶紧跑去帮忙,以期望她回心转意,但母亲却总是满脸冰冷地将她推走。

她想讨好村民以获得帮助,但他们却对她避之不及,一看到她就会朝她扔石头。

林安平发现,无论自己怎么极力讨好,都改变不了被厌恶,被敌视的命运,她只能选择沉默。

为了活下去,她从吃积雪树根,到学会开荒种粮;

寒冬腊月,外面冷得像冰窖,她就跟村民放在山洞里的牛羊睡在一起取暖;

为保证这些“取暖器”稳定健康,她还特别妥帖地照顾它们。

天长日久,大家终于发现,整天和林安平这个“灾星”混在一起的牛羊不但没被“克”死,还长得更加茁壮。

一切的谣言,自此都不攻自破。

网上有一句话:“时间不语,却给出了所有的答案”。

当林安平不再苦苦强求他人的接纳,而是默默做好真实的自己,把一切交给时间,事情反而有了巨大转机。

这样的故事,这本书中还不止一个。

就如《骨肉》里的女主张涵,在得知母亲跟生父私奔,把年幼的自己丢给养父抚养的真相后,忍不住在心底大骂母亲毫无廉耻,禽兽不如。

她以为自己会怨恨母亲一辈子,但看到她和生父过得远比养父贫困潦草,却依然其乐融融时,她才发现,原来真正和母亲灵魂匹配的人,正是这个看似“不入流”的亲生父亲。

她做不到完全原谅母亲,但却终于放过了那个一直在强求“母亲不能有道德瑕疵”的自己。

有人说,所有辛苦,皆是强求。

当一个人有了强求的执念,便在心底种下了痛苦的种子。

在这漫长的一生中,又有谁能够避免遇上那些气不过,也想不通的破事?

与其在别人的人生中去强求自己的幸福,不如像林安平一般,最终悟透“凡事靠自己”;

与其在怨恨中强求他人的完美,不如像张涵一样放下期待,把所有的痛苦都交给时间。

当我们真正懂得了“不强求”的真谛,时间自会给出所有的答案。

周国平说:

人生原本就有缺憾,不肯妥协,和自己过不去,其实是一种痴愚。

《寂静与逍遥》中有两个故事,就把世人对圆满的执恋刻画得入木三分。

在中篇小说《骑白马者》中,“我”为了寻找在老家建休闲山庄跑路的田利生,在森林中遇见了山庄守门人老井的儿子。

他人到中年,缺了一只胳膊,目光阴沉而凶悍。

面对前来打探情况的“我”,他先是斜着眼嘲讽“我”的品牌鞋是不是假的;

然后又质问“我”跑回山村老家到底有啥目的?

言谈之间,毫不掩饰自己对一个刚见面的陌生人深深的恶意。

“我”正在诧异这人怎么这样古怪,老井过来解开了谜团:

原来,老井的儿子早在二十年前就下山打工,挣到了一大笔钱。

但后来他做生意不但全赔了进去,还废了一只胳膊,老婆也跑了。

巨大的落差,让他彻底陷入“为什么只有我这样命苦”的反刍中,于是见谁怼谁,看到“混得不错”的人,则更容易情绪失控。

往日的荣光,不但没成为美好的回忆,反而变成了禁锢他人生的牢笼。

而短篇小说《老婆上树》中的老婆廖香,也经历了和老井的儿子相似的人生。

市演讲协会会长来到乡下买柿子,廖香爬上高高的柿子树上摘柿子,却意外看到了自己从来没见过的风景和感动。

在会长的帮助下,廖香带着用这段经历写成的演讲稿参加市里的演讲比赛,意外地获得了一等奖。

巨大的荣耀,让廖香一下成了村里的“新闻人物”,却没想到,当她再次信心百倍地参加省级演讲大赛时,却名落孙山。

从村里大名鼎鼎的新闻人物,又变回了那个平庸的村妇,廖香的内心却再也回不到从前。

她再次爬上了那棵高达两层楼的柿子树,想要寻找灵感,可是一切都是徒劳。

老井的儿子和廖香,是不是像极了生活中无数追求完美的普通人?

我们总是理所当然地认为,有付出,就必须有回报;

站上了高处,就永不会跌落。

却不知道,生活的残酷往往就在于,总会有一些人哪怕拼尽了全力,也未必会有结果;

而这世上更是从来都没有永不落幕的辉煌,也从来没有所谓真正的圆满。

与其执迷,不如看清;与其纠结,不如释怀。

唯有放下对完美的贪恋,才能真正获得内心的安宁与平和。

在中篇小说《八度屯》里,男主李作家因为见过太多的无常与背叛,而日渐变得冷漠和麻木。

他的心底常常会涌上“清零过往,换个活法”的念头。

所以,当领导来动员他去单位的扶贫点“八度屯”扶贫,他爽快地应承了下来。

八度屯的村民是远近闻名的“刁民”,经常到政府部门闹事。

但当李作家走进八度屯才发现,原来“穷山恶水出刁民”的表象之下,竟藏着历史遗留的悲凉内核。

这个原本热闹的村庄,遍地都是矿产开发后留下的创伤:

157户人家,有60户的房子地基下沉变成了危房;

各种奇怪的疾病也在这里司空见惯——精神病、癌症、股骨坏死、痛风……

每一户村民,好像都有各自的悲苦。

为了打消村民“扶贫就是走过场”的刻板印象,李作家一进村,就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为村民解决了两件“老大难”事件:

一是帮助最穷的贫困户忠涛获得“贫困户”身份,让他顺利享受到国家的优惠政策;

二是通过公安厅的朋友震慑了村里的“地头蛇”松林,让他主动把拦住村民去路的一堆砖头收了起来。

这两件事顺利办成,让李作家声名鹊起,他一下就成了村民的“领头人”。

大家都把那一件件一桩桩让人头疼的破事,一一摆上了台面。

李作家也在一次次帮村民“收拾烂摊子”的过程中,深切体会到底层百姓在困苦中的挣扎与坚韧,领悟到生命的另一种辽阔。

内心的那些冷漠与麻木,在一点点消融,李作家在帮助村民的同时,也彻底治愈了自己。

李作家的经历,让很多人都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每个人的一生,好像总会有一段陷入困顿的时光,无力摆脱,无法跨越;

与其一天天都困在原地打转,不如试着换个环境,也许,生命就有了另一种可能。

就像《逍遥游》中,那个女主“我”的故事。

如果说人生就是一场起起落落,那“我”的人生,就是在不断地跌落之中——

从一开始患上严重肾病离不开透析,到父母突然离婚,再到母亲意外离世......

一个磨难接着一个磨难,一重暴击接着一重暴击。

“我”也曾无比痛恨这突如而来又莫名其妙的苦难。

但几经挣扎却最终发现,无论你是怨还是恨,那些该吃的苦和该遭的罪,哪一样都逃不掉也躲不过。

历经重重磨难的“我”,最后决定放下怨怼,和朋友一起出门旅行。

网上有句话:“专注于当下,就是破解纠结最好的法门”。

当我们行走在人生的黑夜,既无力驱散,又无法摆脱时,那我们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放下一切,专注当下。

生活的困境,从不因谁而网开一面,人生的困苦,也很少有人能侥幸逃脱。

与其在悲苦中反复沉沦,不如保持清醒;

与其在纠结中持续内耗,不如选择释然。

毕竟,能在缺憾中坚定前行,也是生命的另一种勇敢。

《寂静与逍遥》里的10个故事,写尽了底层小人物的悲欢,也写透了普通人的坚韧与豁达。

书中每一个精彩跌宕的人生,都让我们看到了命运的无常,也看到了那些闪耀在平凡如你我一般的小人物身上,那最动人的人性光辉。

当你陷入人生的迷茫时,不妨试着读一读这本书,或许就能在纷杂的思绪中,获得“不强求”的清醒;

当你跌入生命的低谷时,一定别忘了读一读这本书,也许就能在无边的黑夜里,拥有“不纠结”的力量。

人生海海,岁月漫长。

当你修炼出“不强求”的冷静与清醒,懂得“不贪恋”的坦然与豁达,看透“不纠结”的放下与释然,也就真正拥有了属于自己那份“寂静与逍遥”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