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初年,一车夫拖着断了的胳膊,来找大夫接骨。谁知,大夫见他没钱,头

栏目分类民国初年,一车夫拖着断了的胳膊,来找大夫接骨。谁知,大夫见他没钱,头

你的位置:世纪 > 关于世纪 >

民国初年,一车夫拖着断了的胳膊,来找大夫接骨。谁知,大夫见他没钱,头

发布日期:2024-06-08 00:25    点击次数:99

民国初年,一车夫拖着断了的胳膊,来找大夫接骨。谁知,大夫见他没钱,头也不抬得继续打麻将。车夫出门后再转身回来,大夫连忙给他接骨,还送上活血化瘀的药。

“七银元,少一分都不治。”大夫在桌子上扔牌的手不停,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边上的病人,只因这个病人是个黄包车夫。

车夫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,将身上的袋子掏了又掏,也就掏出来一个银元,多了是一分没有。

他皱眉苦脸看着大夫,大夫却不为所动,几分钟后,他败下阵来,拖着断腿一步一步离开了。

这个大夫就是天津有名的正骨大夫苏金散,他的诊费一直都是7个银元,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穷人百姓,从未变过,所以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,叫苏七块。

对这个外号,苏金散毫不在意,该收钱照样收钱,不管对方哭着求上门也好,还是拿着刀打上门也罢,诊费不够,他就是不给看诊。

好在他的医术出神入化,大家虽然心有不满,但到底不敢得罪他,因此,他这里纵然规矩古怪,但却也十分平静。

这也是为何车夫哭求不成就乖乖离开的原因。

车夫和苏金散勉强能算得上是邻居,但两个人的收入却是天差地别,他今日出车时,不小心踩着一块石头磕了上去,腿也摔坏了。

拉黄包车就是他赚钱的营生,全家都指着这个吃饭,纵然没钱,他也只能求上门来试一试,等他腿好了,多拉几趟,这个钱他必定能还上。

可没想到还是被拒绝了,从医馆出来后,车夫并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看着自己的断腿唉声叹气。

“给,去看病吧。”一只手突然伸到车夫面前,脸上还挂着几分温和的笑,正是和苏金散一起打牌的牙医华大夫。

车夫愣愣看着眼前6个银元,脸上带着困惑,没敢立马接过。

华大夫也眼疾手快把钱塞他怀里,背着手就往医馆里走,“先看病,看病要紧。”

车夫看着华大夫的背影,鼻子一酸,泪差点落下来,“这个钱算我借你的, 等我腿好了,一定还你,谢谢你,华大夫。”

华大夫没回头,冲他摆摆手。

有了钱,车夫重新走进了店里,并将整齐的7个银元排在桌子上,小心翼翼看着苏金散。

苏金散把钱收下,就让车夫躺在了一边的床上,一手固定住车夫的腿,一手用来一掰,车夫刚刚扭曲的腿瞬间恢复到了正常角度。

“走两步看看。”苏金散拍了车夫,车夫慢吞吞挪到地上,尝试着走了两步,刚刚那种刺痛感已经彻底消失,虽然微微有些发酸,但已经能正常走路了。

车夫连忙道谢,苏金散面色不变,扔给他一瓶活血化瘀的药膏,“这几天记得多擦擦腿,走吧。”

车夫本来不好意思收下,但看着苏金散冷着脸,也不敢多说话,道谢后,连忙离开了医馆。

苏金散则是回到了牌桌上,将6个银元扔给了华大夫,他什么都没说,却一副我早就看透了的模样。

华大夫笑笑,重新把钱推了回去,“给我钱做什么?刚刚这牌是我输了,又不是你输了。”

“规矩不可废,但这钱是你的就是你的。”苏金散冷哼一声,慢吞吞开口。

其余几个人似乎早就习惯了他如此,只有华大夫面带惊讶,不过很快也就释然地笑了,牌桌上又开始了新一轮较量。